談婚姻裡的冷暴力

如果我們在現場,比如女方說,我回到家裡總是冷清清的,我怎麼跟先生說話?先生會看報紙,或者會去看足球,卻不理我。吃飯的時候,只是吃飯,吃完飯就回自己房間了。

那我首先就要問她:「你需要多少交流?你先生需要多少交流?你必須考慮到先生為什麼不想交流。」第二,「你跟先生交流的內容是不是他感興趣的?你內心需要的訊息和先生內心的訊息會不會有差異?」就像我諮詢了一天,回到家,和孩子不說話,和太太也不說話,但是他們知道我在外面累了。因為我雖然不說話了,但有時候會點頭,會微笑一下。

交流的方式不只有語言

如果他理解你了,就不存在這個問題。我現在告訴這些女性,交流的方式很多,其實真正的交流不是語言,在家庭裡非語言的交流是表情、姿態、態度、溫暖的微笑、關注,還有生活上的體貼。

其實這都是語言,不能說沒有交流。先生不跟她說話,但是去給她倒水、拿東西。有很多女性只相信耳朵,她會認為先生不說話,是個木頭,其實先生一直跟她說話,只是不是用嘴,而是用表情、行為,但是有很多女性讀不出信息來,她認為先生對她實行冷暴力。

其實,哪怕生氣不說話也是訊息。

比如心理學說,其實不說話閉著嘴的男人是一個強交流的男人,他不是沒有訊息,他有很強的訊息:我不想談這個事。但是你故意不理解,你老問他:「你說啊你說啊?」其實,他的態度很明朗:我不想說。但是妳非要讓他說,妳逼著他說,先生就發怒了。其實不說本身就是一個信息,就是一個語言。

如果問題解決了,婚姻可能會迎來第二次生命,可是更多的人面對的婚姻可能是幾十年或者更多年的一成不變的。之前採訪一位小姐,她說:我們已經結婚十幾年了,最近兩個月,越來越覺得我們之間好像沒有什麼可以溝通的,他回家就翻翻報紙,和他說兩句話他就忙別的去了。

有了孩子以後,我發現和他交流越來越少。這兩個月我辭職在家學習,可能以前忙,大家都忽略了感情,這兩個月我試圖和他走近一點,可是發現我們好像越來越陌生,有時候為了一點小事也會爭吵,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。

婚姻的平衡被打破了,才成為問題

顯然這個感覺是被她建構出來的,當她減少了對外界的興趣,希望從婚姻裡面得到更多時,她發現得不到。

因為婚姻已經形成一種模式,也就是他們分享的很少,他們更多的是和社會分享,但他們還是一個美好的婚姻。當這個女性想改變時,希望先從先生那兒得到滿足和回應,滿足她的內心需求,包括訊息的需求。但先生還是按照過去的方式,低調地和太太交流,所以就出現了麻煩。

就是說以前取得了一個平衡,這兩個月當中,這個平衡被打破了才發現。

婚姻是培養默契

西方有這樣一個故事,有一對老夫妻結合六十年,都是丈夫分麵包,麵包有兩層,上面一層較蓬鬆,老頭每次都把蓬鬆的一層留給老太太,自己留下下面的部分,就這樣他們吃了六十年。

六十年了,在金婚那天早上,老太太說話了:「威廉,今天能不能變一變?我想吃麵包的下面部分。」威廉就問她妻子:「為什麼?」妻子說:「六十年來我一直喜歡吃下面部分,但是我覺得你喜歡吃,所以我就一直讓你,但是六十年過去了,我也想吃吃下面部分。」威廉當時就大吃一驚,說:「太太,其實我最喜歡吃上面部分,但是六十年來,我都把最好的部分給了你,而把最不喜歡吃的部分留給了自己。」

這就是婚姻,婚姻的交流越來越狹窄,因為婚姻就是一直默契,到了晚年的時候沒有什麼可交流,也沒有什麼需要交流,這就是婚姻。

這個世界上究竟有沒有完美的婚姻,哪怕不出問題也會走到底,不會感覺到有缺憾?可以說沒有,也可以說有。

婚姻像鐘擺一樣靜止,也像河水一樣流動

我們做了一個圖,婚姻的情感就像正弦波,它總有低潮和高潮的時候,熱戀的時候是高潮,但是隨著慢慢地進展,它就會陷入低谷,然後又起來,它就像一個週期,形象地講就像一個鐘擺,我們看古老的鍾就是一直擺動的。

所有婚姻都是這樣的,但是節律會不一樣,有的也許十年才擺動一次,有的可能一年擺動一次,有的甚至一個月就擺動一次,還有的也許一生都沒有完成一個擺動。婚姻最生動,就像河水一樣,它在流動,它不是僵化的,往往處在婚姻低谷的時候,我們只有等待,因為感情還會再燃燒,還會出現愛的火花。

只要珍惜婚姻,珍惜對方,就會贏得這種起伏和情愛的回復。

作者/李子勳
摘自/婚姻的煩惱:李子勳解讀婚姻心理密碼
出版/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


2015/10/08 發表於 婚姻關係

發表留言

閱讀模式
失戀300天痊癒日記